慕花

今天过生日,偷个王也陪我一起过~

“生日快乐,小宝贝儿~”王也打着哈气

“道长,道长,今天可以送我个礼物吗(๑>؂<๑)?”看我bulingbuling的小眼神~

“好吧,好吧,你想要啥,看在你过生日的份上?”

“我要道长陪我碎觉ฅ(˘ω˘ )ฅ”

王也瞬间僵了下,哈哈两声道“我突然想起来了,老青找我有事!乱金柝!”

“我闪!哼哼,早就防着啦”敲晕带走~

“啊……”救,唔…

[一人之下王也同人]经年相逢

  05
  
  三十二人胜出,四处场地,每处场地四组。宋玉的比试排在最后,她现在有大把的时间。
  
  大屏幕上映出首战对阵的四组,宋玉毅然发现昨天的道长也在其中。
  
  “他叫王也,真好听的名字”,(//∇//)。
  
  进了场地才发现,比起其他场地的火爆,这里甚为冷清,隔好远才有个人,还长的像只狐狸。
  
  不过没关系,这里有王道长。
  
  她要给王道长打call。
  
  “王道长加油啊!干翻那个秃头!”宋玉矜持地用手捂住爆红的脸,另一只手努力向场内挥舞。
  
  王道长看到我这么卖力的加油,一定会很开心(ง•̀_•́)ง。
  
  “搞什么啊~真是的”,场地内王也无语的抽动着嘴角。
  
  “喂!喂!那边的小姑娘,场地内保持肃静,禁止喧哗!”裁判席上的龙虎山道长严肃的制止这种扰乱比赛秩序的行为,并向场内的王道长投去了谴责的目光,大意是:你得背锅。
  
  王道长急忙拿袖子遮住脸,连连摆手,“富德师兄,我不认识这位施主啊~”
  
  这边气氛很是欢乐,但丝毫没有感染到对面的铁马骝同志。本来对手有小迷妹加油,自己却什么也没有就已经很糟心了。何况对手还是有家仇的武当弟子。
  
  铁马骝怒气全开,自然是能怎么下狠手怎么来。
  
  “嘿嘿!王也,你和金猛的较量我看了!你就是用这太极云手活活地把那小子拖夸的吧!”
  
  王道长生生挨了一拳,被打退了一截。
  
  “真是的…通臂掸手啊,怪不得明明看着打不到,胳膊仿佛突然变长了一样……”王也虽然没防备的挨了一记,但很快就明了了其中原理,何况这是切磋,所以态度还是很温和的。
  
  王道长能温和以对,是因为道长大度。但不是每个人都能以平静之心对待道长受伤的。
  
  宋玉生生抓碎了看台的石栏。但她明白这是道长的比试,如果她横加干预,恐怕会对道长不好。
  
  深深地调息一口气,宋玉压下体内翻涌的热息。如果有人这时能看到宋玉的眼瞳,就会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有血色在其中氤氲,不过又慢慢缩回瞳孔深处去了。
  
  只有隔的不远的诸葛青转头向这边,好似察觉到了什么。
  
  宋玉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诸葛青。再转头,又是那个叽叽喳喳给王道长加油的小姑娘了。
  
  场上战斗的很是激烈,但一部分人却看出来了,胜负已分。
  
  “哈哈哈!你的劲力根本破不了我的金钟罩!接下来你只有挨打的分啦!王也!!”
  
  “铁马骝!算了吧!看看你的身后!再打下去对你没好处……”看台上的诸葛青笑眯眯地插话,像极了聪明的狐狸。
  
  哼,这眯眯眼地小子到是有些有眼色。但宋玉听着诸葛青对王道长招式的点评,看着台上诸葛青与场内王道长眼神的交会,瞬间不爽起来。
  
  啊,这越来越不爽的感觉(`Δ´)!还是弄死吧!
  
  “哈…差不多了吧,老铁……有时间去武当玩啊……”
  
  王道长眼瞅着越来越困,宋玉哪有时间管诸葛青,算了,随他去吧。
  

[一人之下王也同人]经年相逢

  04
  
  罗天大醮的第一场,一次就要淘汰四分之三的人,参赛的选手都很卖力。
  
  “呃~累死我了,一个个的都这么拼”王道长长出一口气,可算是比完了。还是找棵树好好睡一觉吧,睡觉多舒服啊,打打杀杀有伤和气。他从武当到龙虎山这一路可就没睡舒服过。
  
  勾起放在场内的茶杯,王道长慢悠悠的走向出口。下一场比试的人还没开始唱名,王道长走的很悠闲,就差在路上睡过去了。
  
  快睡过去的王道长最终还是相当无奈的醒过来了,要知道同为异人,彼此对视线都十分的敏感。现在王道长觉得他就像是在被两盏千瓦的聚光灯照射着,都不用寻找,都能感觉到那灼热的目光。
  
  王道长认命的叹了口气,问道“姑娘,找在下有什么事吗?”
  
  宋玉看人看的都傻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但是还没想好怎么跟人搭讪,脸不争气的“嘭”一下就熟透了。
  
  王道长也没想到小姑娘拦住他之后会是这么个奇怪的反应,只见那姑娘结结巴巴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只是最后突然拉住了王也的手,憋出四个字来“我叫宋玉”。
  
  王道长是个道士,又是个不会在女人身上花心思的,所以这么通透的道长啊,夜间上树睡觉的时候,才反应过来,那个姑娘可能是在害羞啊。
  
  啊,倒还蛮有趣的。
  
  宋玉面无表情,她现在内心里冷漠难言。大好的机会,结果在小道长面前就表现的像一个傻子一样。
  
  “那边的,还比不比了,你都快站了半个小时了!”
  
  宋玉看了他一眼,心说姐这心里正伤神呢,不想搭理你。
  
  可是有些时候你越是不想搭理人,人越来劲。
  
  跟宋玉一场的三个人,一个秃子,一个御姐,一个大汉,长的各有特色,实力也不分上下。那秃子明显是觉得宋玉小姑娘,好欺负啊。
  
  也不等宋玉理他,秃子上手一记分山劲,外家功夫的路子,刚猛非常。宋玉也没躲,虽然姑娘脑子傻了点,但是功夫还是不错的。
  
  迎身上前,宋玉也不运气,直接硬抗。两掌相遇的瞬间,秃子就像那泄气的皮球,噗的,飞远了。
  
  本来御姐和大汉打的难分难舍,一看,得,硬点子,先一起倒过头来淘汰了这小姑娘吧。
  
  围观的群众很是为宋玉担心了一把,这三人也算在异人圈里小有名气。宋玉一对一,别人还觉的这小辈表现不错。等她一挑三,大家明显不看好她。
  
  可是世事就是这么无常,人家姑娘不仅一挑三,人家还赢了。就是下手太狠了,人都被打坏了,要不是最后陆老及时出手,人说不定就被打死了。
  
  不管别人怎么说,宋玉已然成为了罗天大醮上的一匹黑马,如果不是大伙还记得有个不摇碧莲张楚岚的话,宋玉就得成众矢之的了。
  
  宋玉也是赛后听车宫讲起这里面的厉害关系,才恍然明白陆老说的“做人留一线”是这么回事。但是宋玉这姑娘脑子不好使,更何况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刚见面的道长,根本就没记得车宫说的让她低调应事。
  
  第二场比试还要等十佬抽签决定。宋玉并不跟车宫一起,也没有去跟全性中人联络的热情。她的爷爷好像是全性的人,爷爷也嘱咐这次要听命令,配合众人行动。他说这是试炼。不过,现在又没人来告诉她要怎么坐,那她就要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一人之下王也同人]经年相逢

  03
  
  张楚岚没来过龙虎山,也就没想过,前山托马的是旅游局的,人超级多!!!
  
  他和宝儿姐还在排队买票,就看到有俩杀马特的货大摇大摆的从他旁边走过去了。
  
  张楚岚瞬间就爆炸了,怒瞪售票口大姐,“凭啥那俩货不用买票,就因为造型杀马特吗!喂!你们这里是搞旅游歧视的吗!我们也要进去!”
  
  大姐也瞬间炸了,托马的卖一天票已经够烦的了,居然还有不开眼的来挑事!大手一伸,隔老远抓住张楚岚的领子给拎到跟儿前,唾沫蛋子齐齐飞舞“你小子不买票还想进门,做梦!我告诉你,你out老大一截了!不知道有网上购票吗!那小手机一刷,咻的人家就进去了!你想进去,乖乖的给我排队买票去!”
  
  张楚岚被摇的头昏脑胀的,等被大姐放回来,就看见那绿毛的杀马特特别嚣张的冲他比着中指进去了。暴躁的张楚岚就要撸袖子往上冲,还是徐三儿徐四儿硬生生给架住了。
  
  宋玉跟着车宫一起走进入口,旁边的车宫还在调戏那个小子。宋玉却觉得周围有什么在吸引着她,四周都是黑压压的人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那边那小子一行人,身体表面有气的覆盖,也是异人。
  
  没发现异常,宋玉回头往山上走去。她要早早的换下这身衣服来,虽然不常出门,但她也看出自己和车宫衣着异于常人,这根本不是车宫说的什么时尚前线,贵族装扮!这丫的敢骗她,欠收拾!
  
  ————————————————————
  
  王也道长虽是个道士,但却不是龙虎山的道士,他进这种旅游景点也是要排队买票的。等他邋邋遢遢的从售票处出来,刚好看到这次罗天大醮的焦点人物,张楚岚。
  
  王道长掐指一算,这是缘分啊,得认识认识。
  
  “呵呵……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好地方是旅游局没有占到的么……”
  
  “哈哈,不多了不多了……”
  
  …………
  
  “武当派,王也”
  
  “施主怎么称呼啊?”
  
  ————————————————————
  
  一转眼参加罗天大醮的人选都来的差不多了。大会开始抽签的时候宋玉已经梳洗完毕。虽然还是摆脱不了车宫别具一格的品味,但好歹也从杀马特朋克风变成了酷酷女孩系列。还是有进步的。
  
  “宋玉啊,你抽到哪一组啊?我是乙绿龟”
  
  “丁朱雀”
  
  “那好,别乱跑,等哥比完去找你啊。”车宫神神秘秘的靠近宋玉,“机灵点儿啊,别随便跟人搭话,我们可是来干坏事儿的”。
  
  “好好,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吧。”终于打发走了这个话唠,宋玉往丁朱雀的场地走去。虽然下场才到自己,但是提前观察一下对手也不错。
  
  宋玉走上看台,就听到龙虎山的道长在叫入场。
  
  本是抱着悠闲的心态在看比斗,但是世间的事就是那么巧,当宋玉遇到王道长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恋爱了。
  
  宋玉满脸通红,犹如火烧,她默默的用小凉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她看着这个小道长用太极拳慢慢的在遛着场中的对手。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小道长实力远胜于这些人却打的这么吃力,不过没关系,小道长做什么都是对的✧٩(ˊωˋ*)و✧
  

[一人之下王也同人]经年相逢

02
  西藏开往江西的火车上,人声鼎沸。即使提前买到了票,但依然被挤的不轻,谁让这是个旅游旺季呢!毕竟江西有不少名胜景点,比如AAAAA级国家自然文化遗产地,龙虎山。
  
  车上靠窗的一角,有对特别的组合,即使是在这拥挤的车厢,依然让周围的乘客退避三尺。
  
  杀马特的青年染着蓝绿相间的头发,一身破洞朋克装加异于常人审美的各种穿环成功让各种想蹭靠的乘客远离此地。
  
  他旁边还有个相较之下比较正常的姑娘,同为葬爱家族,这姑娘硬是用气场撑起了两米八的形象。
  
  相比这个朋克男,大家明显还是对女孩子的好感高一些。小情侣出来玩,可能是男孩逼迫女孩跟他一起变身杀马特的,没看人女孩一脸不情愿嘛!
  
  艺术源于生活,猜测也建立在事实之上。
  
  朋克男青年确实沉迷杀马特不能自拔,这女孩也是他给打扮的,但他们并不是男女朋友。要说的话,可以定义为上司和下属。至于上司是谁,下属是谁,这就不好定义了。但在车宫看来,这就是上面给派下来的美貌女秘啊~
  
  车宫人看起来不靠谱,但人家也不是一般人儿。他是,异人。
  
  车家在异人的世界里也是有些年头的家族了,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那种。从久远的年代到现在都没出过什么乱子,安安分分的过日子。谁知这一代就有个为了全性保真偷偷加入全性的傻子!
  
  车宫平日里也没怎么参加过全性的集会活动,只是这次在罗天大醮是个大行动,他又是个爱凑热闹的,加上上头给派来个新人说要带带。车宫这不就包袱款款的到西藏接人去了!
  
  “妹啊,你咋一路都不说话啊”
  
  “妹啊,你是为啥加入全性的?我跟你说,我是为了……吧啦吧啦吧啦……”
  
  “妹啊,你家咋住西藏啊,老偏啦。看你也不是很黑啊,你们西藏的人都咋防晒啊………………”
  
  #(* ̄m ̄)……
  
  #(* ̄m ̄)…………
  
  #(* ̄m ̄)…………(#`皿´)
  
  啊,咻~~~~
  
  世界清静了!
  
  “妹啊,……”( ̄ε(# ̄)☆╰╮o( ̄▽ ̄///)
  
  众人默契的向四周挪动,这姑娘好凶残,我们什么都没看见都没看见~
  
  “唉!你别说话了,我告诉你。”
  
  “我叫宋玉,其余的我也不知道。前段时间我生了场大病,醒过来之后很多东西就不记得了。”宋玉抵不过车宫的聒噪,还是告诉了他自己的底细。
  
  “爷爷说我是生病,可我总觉得不是。你想,我们都是异人,很有可能是之前在战斗中我被打坏了脑子,所以才不记得了吧。”
  
  “至于这次,是爷爷说,我需要历练历练,就让我跟大家一起来参加罗天大醮的行动。”
  
  宋玉崩溃的捂脸“只是没想到,竟然碰到你这么个引导人”
  
  “呜……你真是太可怜了。没事啊,妹儿!这次我们去罗天大醮,哥罩着你,看哪个敢欺负你!哥揍他!”
  
  看着姓车的哭的稀里哗啦的,宋玉嘴角抽动,有些无语。要不,就别告诉他,其实他打不过我啦?
  

【一人之下王也同人】经年相逢

王也同人

01
  浑浑噩噩,周围的光影来来去去,她谁也不认识。过了多少年了?这又是什么地方?

  不在乎!不在乎这些!什么都不在乎···

  那在乎什么呢?在乎什么?!

  在乎,那年,树下,伸手的,伸手的小道士!

  小道士是谁?

  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

  给我小道士,把小道士还给我!小道士!还给我!

  啊!!!!!!!

  “里边那位病又犯了?”

  “是啊,你说,这叫声听着怪渗人的,咱们还要在这守多久啊?我这夜夜都做噩梦呢!”

  “等着吧,快了。听他们说,掌门最近有个大行动,要放她出去呐!”

  “唉,那就行吧。我这是宁愿去跟正道死磕,也不愿意守着她了。从我进来看守这几年,看守弟子几乎都死了一圈了,每次进去的都是鲜活的人,出来都变成碎成块的残尸,我是真怕哪天就到我啦!”

  -----------

  1944年,甲申年,全性掌门无根生与正派、全性中共36人结义,成为兄弟,江湖称其为“36贼”。这一年,无根生从全性的押秘之处提走了一个人,无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但从那以后就没人再见过无根生,只是在某座大山深处,全性的人找到了被带走的那个疯子,当时她已经昏过去了,可看她浑身的血,明显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

  龚庆没回答吕良,虽然这次攻打龙虎山是有些冒险,但他本就不打算血洗龙虎山,只是想制造些混乱,去达到自己的目的罢了。

  吕良见龚庆没有回答他,也不恼,嬉皮笑脸的问夏柳青,“夏老也不劝劝代掌门吗?毕竟这次的动静闹这么大,我们所谋之事还不知能不能成,不如把‘秘密’拿出来,至少通天录或冯宝宝能到手一个。”

  夏柳青神色淡然,也没接他的茬,只是看了龚庆一眼,若有所思。

  吕良见夏柳青也不提这茬,龚庆又没有这个意思,四张狂更是事不关己,便知道自己想打探“秘密”怕是有没有戏了,也就看似消停了。

  等吕良和四张狂陆续离开,夏老才慢吞吞的看了龚庆一眼,开口道“代掌门毕竟不是无根生,这些年也没能把‘秘密’握在手里。倒是近几十年入门的小辈,不知‘秘密’为何,反倒想窥探一番。”夏老眯了眯眼,明显是想起了当年的事“嘁,他们哪晓得‘秘密’的可怕之处!若这么轻易,全性现在早就得知甲申之乱的真相了,哪还用谋算龙虎山上的瘫子!”

  “夏老毕竟是老人,那个年代过来的,而我又是代掌门,这才得知了‘秘密’。他们不懂,您懂。”龚庆截住了话头,“不过,吕良说的未必没有道理,为保周全,我觉得带她上山也是可的。”

  “嘁!龚庆小子,我不管你打的什么鬼主意,也不用拿这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塞我的嘴。我只告诉你,放那么个东西出来,可是要天下大乱!这东西都不知还是不是个人。为抓她,那代全性弟子死的就剩一个掌门了。这还是无根生当年无意中透露的,你若不想甲申之乱重来,就只当她不存在。”

  龚庆也没想到夏柳青会有这番回答,不过他思虑良久,还是对自己颇有信心,“夏老不必太过担忧,我已找到法子控制她,保准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夏柳青见劝不住他,就转身走了,只是在细细思量,这潭浑水,他还要不要趟。

 

好幼齿ヽ(⌐■㉨■)ノ♪♬

三尺三尺:

温柔的你∠( ᐛ 」∠)_